<font id="n7bhb"></font>
<dl id="n7bhb"></dl>
<dl id="n7bhb"></dl>
<output id="n7bhb"><output id="n7bhb"></output></output>
<dl id="n7bhb"></dl>
<dl id="n7bhb"><output id="n7bhb"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n7bhb"></video><video id="n7bhb"><delect id="n7bhb"><delect id="n7bhb"></delect></delect></video>
<video id="n7bhb"><delect id="n7bhb"><delect id="n7bhb"></delect></delect></video>
<noframes id="n7bhb">
<video id="n7bhb"><output id="n7bhb"><font id="n7bhb"></font></output></video>
<video id="n7bhb"></video>
<video id="n7bhb"><dl id="n7bhb"></dl></video><dl id="n7bhb"><dl id="n7bhb"></dl></dl>
<noframes id="n7bhb"><video id="n7bhb"><output id="n7bhb"></output></video><video id="n7bhb"><dl id="n7bhb"><delect id="n7bhb"></delect></dl></video><video id="n7bhb"></video><dl id="n7bhb"></dl>
<video id="n7bhb"></video>
<output id="n7bhb"><output id="n7bhb"><output id="n7bhb"></output></output></output><dl id="n7bhb"><output id="n7bhb"><font id="n7bhb"></font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n7bhb"></video>
<dl id="n7bhb"></dl>
<video id="n7bhb"></video>
<dl id="n7bhb"><output id="n7bhb"><delect id="n7bhb"></delect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n7bhb"><dl id="n7bhb"></dl></video>
<video id="n7bhb"></video>
<video id="n7bhb"><output id="n7bhb"></output></video>
<dl id="n7bhb"><output id="n7bhb"><delect id="n7bhb"></delect></output></dl><video id="n7bhb"><output id="n7bhb"></output></video>
<output id="n7bhb"><output id="n7bhb"><font id="n7bhb"></font></output></output>
<video id="n7bhb"><dl id="n7bhb"></dl></video>
行業資訊
燃氣公司終于受不了了
本站    2023/9/5 8:43:45    2163   

“三桶油”2023年的銷售策略已定,價格比去年上漲15%—80%。燃氣公司呼吁政府放開民生用氣價格管制,全面實施上下游價格聯動

由于上游氣源價格猛漲,2022年各地燃氣公司都利潤大降,不少企業還出現虧損,但2023年他們的日子將更加難過。

《財經》記者獲悉,三大上游企業2023年的銷售策略已定:價格比門站價上調15%—80%。有市場機構測算,不同類別的氣源價格整體比去年上漲4%—9%。


2023年伊始,中國城市燃氣協會一封《關于支持城市燃氣企業紓困解難,持續健康發展的建議》(下稱建議)上呈國家發改委。建議稱,2022年是城市燃氣發展歷史上最慘淡的一年,燃氣企業出現大面積虧損,嚴重影響了城市燃氣的安全穩定供應。政府應適時放開民生用氣的價格管制,全面實施上下游價格聯動。


國內天然氣的銷售價格分為居民用氣和非居民用氣兩類,前者價格受政府管制,后者基本實現市場化定價。


多位業內人士對《財經》記者表示,國家發改委已在各地調研實施居民用氣價格聯動機制,近期將考慮出臺相關政策。


但上下游價格聯動并不能一藥治百病,天然氣市場要想發展壯大,還需要深化改革,下一步的重點應該是做好上中游壟斷企業的成本監審。


下游叫苦:“史上最差業績”


2022年,城燃龍頭企業效益全線下滑:新奧能源(02688.HK)凈利潤同比下滑24.4%,至58.65億元;華潤燃氣(01193.HK)凈利潤同比下降26.0%,至47.3億港元;港華智慧能源(01083.HK)凈利潤同比下滑23%,至9.65億港元;連中石油旗下的昆侖能源(00135.HK)凈利潤也僅增長了1.7%,為52.28億元。


如果沒有非天然氣銷售業務的支撐,龍頭企業的業績表會更難看。比如,新奧能源的綜合能源業務收入同比增長40.3%,達到109.51億元;毛利潤增加14.0%至15.56億元。華潤燃氣的燃氣具營業收入為11.49億港元,同比增長49.6%;安居業務營業額14.44億港元,同比增長47.0%。


中小城燃企業的效益也普遍下滑,以居民用氣為主的城燃企業甚至出現虧損。例如,深圳燃氣(601139.SH)2022年凈利潤同比下降19.30%,中華燃氣(08246.HK)2022年虧損530萬元,上海燃氣2022年虧損超過20億港元。


在此情況下,城燃企業一改過去幾年積極擴張的態勢。比如新奧能源2021年新增城燃項目數量17個,2022年新增項目僅2個。截至2022年底,該公司擁有獨家經營權的城市燃氣項目總數為254個。


一家大型城燃企業人士對《財經》說,公司曾以擴大售氣規模為首要任務,為此新增、并購了不少項目,現在一般都不談并購了,而是想怎么出手前兩年收購的項目。


城燃企業效益變差,原因主要有二:一是國際天然氣價格上漲,二是疫情下天然氣需求下滑。


中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發布的《2022年國內外油氣行業報告》顯示,2022年,中國進口LNG到岸均價為3.77元/立方米,同比上漲46.3%;進口管道氣到岸均價為1.86元/立方米,同比上漲41.3%。


2022年,中國天然氣表觀消費量3663億立方米,同比下降1.7%,為歷史首次下降。2022年中國進口LNG進口總量同比下降了19.6%,為近7年來首次下降。天然氣對外依存度下降4.8個百分點,至41.2%,為近5年來最低值。


天然氣市場資訊公司來佰特數據科技公司對《財經》分析稱,中國天然氣消費與GDP呈現高度相關性,2022年中國GDP增長3%,那么中國天然氣消費理論上至少增長5%,但是實際消費下降1.69%,估算有249億立方米的需求因為高氣價被抑制。


上下游簽的是不平等合同嗎?


除了國際氣價高漲和終端用戶需求下降,城燃企業還將矛頭指向上游企業。


天然氣產業市場化改革之后,合同的簽訂與執行是上下游企業運營的核心。


中石油與下游企業簽訂的售氣合同里,分為居民用氣、均衡一、均衡二和調峰氣量。其中,居民用氣和均衡一為價格較低的氣量,均衡二和調峰氣量則價格較高。


2023年,中石油天然氣合同方案是:非采暖季里,均衡一管制氣和均衡二非管制氣的分配比例為70%和30%;采暖季,管制氣和非管制氣分配比例為55%和45%,其中均衡一較門站價上浮20%,而均衡二的氣量有3%的氣量為浮動價格,掛靠JKM(市場機構普氏發布的日韓LNG現貨到岸價格)價格,其余氣量較門站價上浮80%。


相比2022年,中石油2023年的居民氣價都調整為較門站價上浮15%,而2022年為上浮5%。在非管制氣的均衡氣量部分,2022年定價分為三檔,淡季上浮40%至80%,旺季上浮70%-80%,而2023年則統一調整為上浮80%。此外,全國管道氣均有3%的氣量掛靠JKM現貨價格。這意味著城燃企業的2023年的采購成本比2022年更高。



中石化、中海油的國內自產氣資源少于中石油,其銷售合同的定價基本上以中石油價格為基準,根據市場行情略微上下浮動。


以中石化為例,其2023年管道氣合同方案顯示,氣量分為基礎量和定價增量;A量中的居民氣量上浮5%,基礎量的非居氣量部分價格相對較低。在非資源地市場,基礎量大約占合同總量的60%到70%,但價格為較門站價上浮40%以上(采暖季)和60%以上(非采暖季),定價增量則參考進口氣的綜合成本來定。這意味著合同的大部分氣量價格比中石油的均衡一氣量價格要高。增量用氣價格隨行就市,取決于國際天然氣市場的價格。


北京世創能源咨詢有限公司(下稱世創能源)副總工程師徐博對《財經》介紹說,中石油制定這種合同范式參考了國外的經驗,主要目的是要向下游企業分攤高價進口氣的成本,以保證合理收益。年初的時候,中石油方面會預估一下當年的國際氣價,以及進口量,然后制定合同里具體的價格條款。


但下游企業認為,上游企業制定的合同太過復雜,不同氣量的劃分、價格上浮依據都不透明,且沒有議價權。在上一采暖季,河北曾因為價格倒掛、城燃企業經營困難而出現氣荒。


2023年1月中旬,國家發改委要求2月底前,各省有關部門要組織完成本行政區域內天然氣中長期合同簽訂工作,簽訂有量有價的合同,上游供氣企業要與城燃企業單獨簽訂民生用氣合同。


據《財經》了解,2月中旬,地方發改部門曾要求城燃上報天然氣用氣量,其中包括民生用氣氣量、工商業用氣氣量和總用氣量。上游企業也在同期讓城燃企業上報相關氣量,再報予地方發改部門,但氣量統計上報之后,尚無實質性后續措施出臺。


例如,單獨簽訂民生用氣合同并沒有在目前的合同方案中明確體現,下游企業抱怨的包括煤改氣在內的民生用氣氣量核定和定價,也還有待有關部門進一步的政策落實。


2023年3月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期間,中石化總經理趙東曾對《財經》表示,去年天然氣價格主要是受俄烏沖突的短期影響,今年大家都有所準備,而且全年價格應該會比去年低。對于主管部門提出的民生用氣合同單簽要求,趙東表示“相信主管部門會有進一步協調”。


除了合同內容和價格,結算方式也招致城燃企業不滿。目前,上游企業向下游普遍推行照付不議、偏差結算的合同。


照付不議是指約定時間內,在賣方履行了照供不誤義務的前提下,買方無論是否從賣方處實際提取貨物,都有義務按照雙方約定的價格和最低提貨數量支付價款。照付不議條款一般要求合同期限大于一年。而國內天然氣產業隨著市場化的發展,上下游合同往往不滿一年,故該條款時常引起上下游之間的糾紛。因此,上游企業改用偏差結算的方式作為照付不議條款的替代。


偏差結算條款的核心是在合同中約定買方在某一時段內(常以月來確定)需要提取的最小氣量,如果供氣時段內買方實際提取氣量少于約定的最小氣量,則買方必須向賣方支付違約金;作為對應,如果賣方在某個供氣時段內未能供應合同規定的最小月氣量,賣方就已供氣量給予買方一定的優惠計價。


城燃企業認為,上游企業每年單方面制定天然氣購銷制式合同,且不允許修改,此類條款屬于不平等條款。當月度使用量未達約定氣量時,會導致實際結算價格高于合同價格,侵害了城燃企業的權益。


陽光時代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、天然氣事業部負責人陳新松對《財經》分析說,照付不議、偏差結算條款都是天然氣貿易中常用的模式,一般來說上下游企業的權益和義務是對等的。不過,在氣源緊張的時候,上游地位將更加強勢。


陳新松說,以合同為準是天然氣產業市場化發展的方向。下游企業的選擇權在逐漸增加,合同糾紛也在增多。目前中國天然氣市場還不成熟,要求企業尊重合同、遵守契約的同時,主管部門也需要加強監管,推動上下游企業簽訂更平等的合同。


上下游價格聯動管用嗎?


在國際氣價高漲的情況下,上游企業日子比下游企業好過的關鍵在于:上游企業銷售的天然氣已實現市場化定價,而下游則尚未市場化。居民用氣價格受政府管制,鮮少變動;非居民的城市公共事業用戶,例如學校醫院等用氣價格調整也需政府主管部門審核。


2022年,居民和公共服務的城市燃氣用氣量為972億立方米。世創能源副總工程師徐博說,這部分用氣價格即使僅上調0.1元/立方米,全國城市燃氣企業的日子就會好過很多。


《財經》采訪的多家城市燃氣企業人士呼吁,理順天然氣價格機制,逐步放開下游銷售價格管制,實現上下游價格聯動。


據城市燃氣協會統計,目前,全國30個省、市(20個省級單位和10個省轄市單位)在上下游價格聯動機制方面出臺了政策。其中,9個單位僅有居民天然氣價格聯動機制文件,9個單位僅有非居民天然氣價格聯動機制文件,12個單位同時有居民與非居民價格聯動機制文件。


城市燃氣協會的上述建議稱,國家層面沒有對價格聯動機制提出統一、規范的要求,更缺乏對價格聯動機制的監管,導致各地自行其是。絕大部分地區的上下游價格聯動機制形同虛設。有的地方居民氣價十年未調整,例如,武漢市居民用氣銷售價格自2012年以來始終為2.53元/立方米。


價格鮮少調整的同時,居民用氣量在逐年增長。從龍頭企業財報看,2022年,華潤燃氣民用氣銷量增幅最大,達到11%,新奧能源民用氣增幅為9.5%,港華智慧能源民用氣增幅為8%。




多家城市燃氣企業人士告訴《財經》,上游提供的低價氣不足以覆蓋民用氣銷量,不足部分只能由燃氣公司虧本補足。某中型城燃企業稱,該司全年民生用氣量中約有30%-35%需采購高價氣來補充。


對于民生低價氣總量是如何確定的,中石油和中石化均未回復《財經》的問詢。


2023年2月,國家發改委在多地調研是否出臺天然氣產業上下游價格聯動政策。多位業內人士對《財經》透露說,近期國家發改委可能會出臺上下游價格聯動的政策,主要針對居民用氣的價格調整。但預計只是一個基準政策,給各地提供一個調價的參考標準,具體的執行情況仍由各地自行決定。


徐博建議,價格主管部門可制定一個居民用氣的價格形成公式,參考成品油調價的模式,固定調價周期,比如一個月調整一次,有漲有跌,這在日本等天然氣市場成熟的國家已有現成經驗。


徐博說,此前工商業用戶承擔高價,變相補貼了居民用氣,但這削弱了使用天然氣的工商企業的產品競爭力。這種交叉補貼短期來看提高了居民消費量,穩定了物價水平,但不符合天然氣市場改革的初衷。居民用氣季節性波動最大,儲氣設施也主要是應對居民消費的季節性不均勻,這些因素客觀上要求居民用氣的價格必須及時調整。相反,工商業企業用氣穩定,價格彈性小,價格本應更低。如果居民用氣取消價格限制,工商業用氣的價格就有條件下調,這有利于提振整體的天然氣需求。


若國際氣價繼續上漲,價格聯動實施后將如何保障弱勢群體的利益?來佰特數據科技報告稱,可借鑒歐盟的做法補貼弱勢群體。例如,2022年德國出臺2000億歐元的《一攬子能源價格剎車方案》,精準發放相關補貼,包括:上調退休金、對貧困人員發放取暖補貼,對兒童、學生發放補貼等。


應加強壟斷企業的成本監審


上下游價格聯動是目前政策上唯一能做的,但這不能解決所有問題,因為當國際氣價格特別高時,價格不可能完全順到消費端。


《財經》綜合多位業內人士的觀點如下:要擴大天然氣的市場規模,需要降低整個產業鏈的成本,下一步的監管重點應該是上游和中游的成本監審。


一家中型城燃企業負責人表示,公司的工業用戶多為初加工、附加值低的企業,天然氣價格承受能力較弱,當前的氣價已超出終端用戶的承受力。特別是用氣量大或對氣價敏感的工業用戶,已經著手尋找替代能源來降低生產成本。


中國石油大學教授劉毅軍說,在中國天然氣市場,需求方的話語權相對較弱,上游供應方處于強勢地位,因此上游比較容易向下游傳遞高價。但上游應該傳遞多少,或者說上游的利潤率多少合適,這就需要政策監管部門做好成本監審和價格監管。


一位不愿具名的城燃人士抱怨說,上游企業一直說進口氣價格太高,具體是高多少,你成本控制如何?外界都不知道。


多位業內人士還對國家油氣管網公司的運營提出了質疑:管網作為中游,獨立運營后,管輸費不降反增,加重了下游企業的負擔。作為公用事業性質的國家油氣管網公司,利潤率不應該太高。


2022年全年,國家油氣管網公司實現主營業務收入1122億元、同比增長11.2%,凈利潤319億元、同比增長7.2%,總資產規模突破9200億元、同比增長8.3%。


自2022年1月1日起實施的《天然氣管道運輸價格管理辦法(暫行)》指出,國家油氣管網公司下屬管道的準許收益率按照8%確定,后續統籌考慮國家戰略要求、行業發展需要、用戶承受能力等因素動態調整。


準許收益率與總資產收入率(當期收入/總資產)的含義相近。據徐博測算,國家油氣管網集團2022年的總資產收入率為12.7%,總資產凈利率(凈利潤/總資產)為3.6%。工業部門是天然氣消費的主力,對天然氣價格變化更加敏感。在控碳、降碳的目標下,經濟社會發展還需加大天然氣的使用規模,這就需要天然氣價格有所降低。那么,上游、中游以及下游城市燃氣行業的成本監審都需要加強。


如果國際氣價繼續上漲,且完全向下游傳遞的話,部分中國工業企業的競爭力將受到影響。這一幕在歐洲已經發生。


國際能源巨頭殼牌集團近日發布的《液化天然氣(LNG)前景報告2023》稱,由于俄烏沖突導致歐洲進口天然氣價格猛漲,歐洲天然氣需求被抑制。這對歐洲工業造成了較大打擊,化肥、化工、鋼鐵、水泥等工業部門產量都有不同程度的減少。


首頁   |   關于我們   |   新聞中心   |   他山之石   |   業務辦理   |   政務公開   |   泰山燃氣文化   |   安全管理   |   聯系我們  
Copyright©2000-2016  泰山燃氣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魯ICP備16008730號
技術支持:泰安開創世紀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99久久一区